牛文文对话陈平:电子商务下的物流创二代

图为《创业家》杂志社社长牛文文(左)与星辰急便董事长陈平。

2009年2月18日,星辰急便董事长陈平做客新浪创业频道“老牛创业谈”,与《创业家》杂志社社长牛文文进行对话,就电子商务的网络配送及二次创业进行讨论。

嘉宾简介:

 

陈平1959年出生于湖北天门。1978年入伍;1984年就读于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1990年转业至中央工艺美院,同年东渡日本学习日语;1994年1月18日回国创立宅急送,任董事长兼总裁,2009年1月离职组建以30公斤以下小件业务为核心的新公司“星晨急便”。

精彩观点:

  阿里巴巴为例,阿里巴巴实际上马云当时的这个想法就是说我要把这个广交会搬到网上去,让它一年12个月,1天24小时永远不关门的广交会。他做了一段时间发现真正能够在做B2B的都是一些大企业的话,能够做B2B的,他不一定到网上去做,而真正需要的就是您说的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中小企业,中小企业建不起渠道,所以他特别希望利用互联网这种形势来组建自己的销售渠道。好了,马云帮他解决了这个困难,就是您刚才说的,他现在中小企业注册用户达到六千多万个,你有了这些中小企业,那你马云想想你解决的是什么?你解决的是整个商业行为里边的信息流,我们叫商流,还有一个,你就是用支付宝,你也只是解决一个资金流,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物流,那是结果。

整个B2C的电子商务模式为中国传统的制造业和内需社会的到来,做了很多的准备,而他们做这个产业的时候他背后留下了巨大的空缺需要别人再来支撑他们。

  创二代有三种类型,一种类型就是像史玉柱这样的老总,就是因为他自己做,发生了问题,被迫他第二次创业,这是他自身的原因;第二种类型就像马云这样的,合资一年两年就掰了,他进行了第二次创业;第三种类型就是像牛根生这样的,做了十八年、二十年,最后跟别人掰了,或者被别人挤出来了。所以三种类型,因为马云他也是被挤出来的。

  我这个平台两点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是技术,一个是服务,技术一个是IT技术,一个是工程技术,所谓工程技术就是说说起来好像很简单,但是它很复杂,涉及到流程问题、签单问题、代收问题、签收问题、倒付问题,还有货物的破损、丢失、错货的甄别问题、理赔问题,这一整套流程你必须要有一个工程设计师来设计整个流程,因为在我这个平台上一天十几万的东西要分行、入库的,有的要上飞机,有的要上火车,有的今天到,有的明天到,它是一个很复杂的流程,所以这个流程我们必须要有一个很强大的工程来设计,我们就找了很多行业的,我培养的也很多,组成了这样一个班子。

  牛文文:各位新浪的网友大家好,今天是我们“创业谈”的第五期,我们有幸请来了我们陈平董事长,他是一位在民营物流行业里边奋斗十几年的一位行业的创始人和开创者,他一手创办了宅急送这个公司,把它打造成了民营物流的巨头。在今年在中国经济最寒冷的时候,他开始第二次创业,又创办新的公司,创办一项新的快递事业,叫星辰急便。今天我们请陈总来,一起来探讨一下在物流,我们一般人理解的快递这个行业里边它十几年来的发展状况,有什么样新的创业机会,在这个行业里有什么新的商业模式,这里边培养出来一些什么样的人,这个产业前景以及这里边的创业者。所以这是一个新的产业,这个产业的人比较低调,做物流和做渠道的人本来在中国的商业界里边本来就算一个隐身人的角色,大家知道很多大的品牌公司,但是并不知道在支撑这个品牌公司背后的这些物流和渠道商。所以我们也想借跟陈总这次聊天的机会,跟新浪的网友和创业者们一起来了解一下物流和快递这个行业,了解一下这个行业里边著名的创业者。

  我们请陈总介绍一下他自己。

  陈平:大家好,应该说在15年前我创办了宅急送,当时宅急送的这种商业模式是一种很典型的传统物流快递商业模式,当时这个模式的特点就是门到门的服务,还有就是包装、分件、派送一站式的服务,就是凭着这两个理念,应该说这15年在中国快递市场上取得一些成绩。但是近几年来我感觉随着电子商务和互联网的兴起以后,实际上我们传统的快递公司也面临着一个很大的挑战,目前为止应该说在物流行业里边,传统的物流行业或者说物流企业它们接受互联网这种新技术改造了自己,但是改造以后的这种快速公司或者物流公司,反过来为互联网服务,为互联网来提供配套的配送服务,这个做的不够。

  也就是说我们只是沾了互联网的光,但是没有回报给互联网,这一点是我发现了,这个问题我发现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商机,这也是中国物流业界面临的一个新的课题,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物流企业应该说…

  牛文文:陈总,打断一下,你能不能把我,因为我对这个行业很生,能不能把我们这个行当大概目前现实的状况,它有几种方式,几种模式,大概我们一般了解到的比如说敦豪、联邦快递做广告多一些,了解多一些,现在大概有几个代表,因为我现在知道你已经是做到最先了,我们慢慢会到你这儿来,我们稍稍给大家留一点悬念。

  陈平:好,现在是这样一个现状,我们传统的商业模式是由厂家总仓再到分仓,再到批发商,再到店铺和消费者个人,都是五、六道的物流渠道或者是物流的程序。这里边在做仓储服务的我们叫物流公司,比方说最有代表性的民营企业,就像宝供物流、南方物流、西可物流、百事物流等等等等。

  牛文文:他们主要做仓储的。

  陈平:他们做仓储的保管和运输,他们就是把这几个仓包下来了,帮厂家做商业配送,做物流公司。

  牛文文:这样的是民营多一些,还是全是民营的?

  陈平:现在应该说民营的占到60%以上。

  牛文文:在这个商业模式的类型上,这些公司最大做到多少了?过20亿没有?

  陈平:没有,最大的应该在10亿左右,这是最大的,当然还有比较大的招商物流,中外运,还有中远,他们都做这个,包括像海尔物流,联想物流,他们都是做这个的。

  牛文文:就是大公司下边的物流公司。

  陈平:没错,这个就不谈了,我就谈中小企业的公司,因为我们还是为中小企业服务,这是一块,我们叫物流公司。还有一块就是不做仓储,只做运输的,就是我把厂家的货运到总仓,再运到分仓,再分仓运到批发商,我们叫干线运输的,这个就是叫运输公司,它就不叫物流公司了,但是还是打着物流牌子,但它实际还是运输公司。这里边分三个代表,一个代表就是以华宇为首的,就是天地华宇,还有一个现在兴起的德邦,他们是做公路的,这个就是他们目前做得比较好。以大通、大田、宅急送为首的这个是做空运的,就是搬仓库,但是它用飞机搬。

  牛文文:不是用铁路和公路搬。

  陈平:没错,铁路做的比较好的就是远程,还有宝供也还可以,他们是用铁路搬,还有一个中铁,中铁快运,这个就是说做运输的,这是在这个行业里边的。还有第三类就是做末端派送的,我们叫最后一公里,那也就是说从最末端,就是批发商他们的货批发完了,像电缆批发完了要往店铺送的,要往老百姓家里送的,做配送的,这个就叫快递公司了。这里边民营企业里边有两个类型,一个就是以顺丰为代表的,顺丰是做零散的,就是C2C的,就是我门到门的给你送,一般他做B很少,做C的多。做B2C的那就是申通、元通,就是像这样的,他也是做末端的,宅急送也做一部分,中铁快运也做一部分,但是都是很少,大部分还是他们这些公司做的。

  牛文文:你刚才讲了仓、运,最后末端派,这三种类型里边第一个大概10个亿,第二个呢?

 


图为星辰急便董事长陈平做客“老牛创业谈”。

陈平:第二个就是15到20个亿,第三个就是接近60个亿了,顺丰,这就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可口可乐,两块钱一瓶的可乐可以卖出五百强,也就是只要跟老百姓沾边的,这个就是无穷的市场,只要你跟老百姓沾边,因为它一封信才10块钱,他可以做64个亿。

  牛文文:哪家?

  陈平:顺丰。

  牛文文:这是一个哲学问题,跟大量消费者,跟老百姓相关的,哪怕利薄,但是是最有生命力的,而且规模可以做的很大,利润率也最高?

  陈平:最高,它应该在20%左右,净利润率,非常高。

  牛文文:感觉好像最弱小的,实际是最强大的。

  陈平:最强大的,因为可能是规模效应的问题,因为它有很大规模了,所以说它的效益就出现了。

  牛文文:现在这三种类型哪个类型上新出现的创业机会,或者是创业者比较多一些?

  陈平:应该说经过这15年激烈的竞争,我觉得这三种类型里边的创业机会都越来越少了,我的感觉越来越少了。

  牛文文:门槛越来越高了。

  陈平:门槛越来越高了,应该说最早的就是仓储,这个都是国有企业。

  牛文文:仓储那有房子,也有地。

  陈平:对,就简单了。其次不好做的就是干线运输,公路、铁路和刚才说的航空,那主要是车。现在来说比较不好的就是末端派送了,主要靠网络,网络是人,还有就是站点,比方说县里边你要放一个人,有一些地级城市你要放,就跟邮局一样,就像把营业所开到千家万户去,那个小区里边去。

  牛文文:这个渠道也可以走别的生意。

  陈平:是啊,你刚才把这个问题提出来了,一旦你的网点达到一定规模的时候你就可以做直销了,你就不是纯粹的派送了,你可以为厂家做直销,还有一个,就是你可以为电子商务进行一些配送,尤其是你像最近比较兴起的淘宝网,淘宝网主要都是一些个人卖家和个人买家,就是个人开店,C2C的,所以它这个就决定了给我的感觉是无孔不入,就是说卖的人你看那些人在网上,买的人你根本不知道他在什么角落里,有在村里的都有,有在县里边的也有,有在镇里边的也有。

  牛文文:太困难了,交易达成太困难了。

  陈平:所以说就需要一个很大的网络完成这样一个配送,否则如果没有这么大网络的话,那淘宝网的销售会大打折扣。他们做过分析,为什么低级城市和县级城市在网上购买的人群占的比例比较大呢?因为他们没有像我们在北京、上海这么好的大商场,这么豪华的商场我可以去现场去买,他们要看到一些好的商品,他们在当地是买不到的。

  牛文文:看过目录,然后网上买,然后物流给他送过去。

  陈平:对,所以说电子商务的这种配送难度就难在它百分之六、七十都是在地、县和州,还有镇,这个就很难做配送了,你没有一定的网络配一票是赔一票的,因为分散,形不成规模效应,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现在很好进入的创业领域,因为它留出这个空间了。所以目前如果说在物流行业创业的话,我觉得最后一公里的末端配送是一个很好的创业领域,它相对来说竞争比前两个要弱一些。

  牛文文:因为它的门槛高一些。

  陈平:您说对了,它要求有网络,一定要有网络。

  牛文文:我听完了以后很受启发,因为大部分中国的创业者都知道做品牌做这样的多一点,强烈的感觉是物流和快递行业是支撑中国制造的一个幕后英雄,给我的感觉现在是一个中国经济大危机大转型的时刻,制造过剩,消费需求很旺盛,但是从厂商的过剩产品到分散的消费者需求之间有巨大的桥梁,所以从外向型经济转到内需经济,我知道有很多的玩具厂商和服装厂商,他们原先都订单分散,订单分散不存在这个问题,但是一旦要转内销的时候面临非常庞杂的市场,考验他们怎么样重新建立你的价值链,找到物流和渠道。

  陈平:您这个话确实说到这个点子上了,说到很重要的一个关键点,这个点是什么?您看我们就以阿里巴巴为例,阿里巴巴实际上马云当时的这个想法就是说我要把这个广交会搬到网上去,让它一年12个月,1天24小时永远不关门的广交会。他做了一段时间发现真正能够在做B2B的都是一些大企业的话,能够做B2B的,他不一定到网上去做,而真正需要的就是您说的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中小企业,中小企业建不起渠道,所以他特别希望利用互联网这种形势来组建自己的销售渠道。好了,马云帮他解决了这个困难,就是您刚才说的,他现在中小企业注册用户达到六千多万个,你有了这些中小企业,那你马云想想你解决的是什么?你解决的是整个商业行为里边的信息流,我们叫商流,还有一个,你就是用支付宝,你也只是解决一个资金流,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物流,那是结果。

  就是说我们把价格谈好了,我把钱也支付完了,但是什么时候交货呢?在哪里交货呢?这是更重要的东西,所以马云这个问题到现在没有解决。我相信不光是马云没解决,整个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或者说互联网的网站,或者说电子商务的网站,他们都没解决这个问题。所以说马云老说我永远不落地,所谓的不落地我相信他就是说我只是给你做信息流,我只是在互联网空中给你飘,我给你做虚拟的飘,但是真正的实体的这种物流我解决不了。

  牛文文:外包。

  陈平:怎么办?外包,您说对了。但是就像我刚才开场白说的,中国的物流企业它虽然利用现代技术或者互联网的技术,改造了它自身的管理、操作和流程,但是它改造完了以后,它并没有反过头来为电子商务去服务,或者去配套,你外包可以,两张皮,所谓两张皮就是说互联网的这种理念和你传统理念是有差距的,也就是说可能别人,阿里巴巴跟外包的这些物流公司讲的时候,可能他觉得在听一千零一页,他觉得在听阿里巴巴,他觉得在听神话,为什么呢?因为他不了解互联网是个东西,他听不懂,因为那是虚拟的,看不见摸不着的。所以说这就需要我们传统的物流企业能够真正的用互联网的理念来服务互联网,目前应该说马云他们是极力想做这件事,电子商务的从业者他们极力想做这件事,但是我们传统物流这些外包企业他又没有太多的这种理念,所以说在外包上是一种强扭的瓜,扭在一起了,我认为是强扭。为什么是强扭呢?服务不到位,品质不到位,信息对接不到位,价格不到位,也就是说利益的分配也不到位,你比方说互联网的这些电子商务企业他是希望一个什么样的分配?就是说我们的利润分配,或者说你收什么钱我收什么钱,或者厂家出什么钱,买家出什么钱,卖家出什么钱,这是有游戏规则的,网上可能沟通得了,但是线下的人可能沟通就困难了,他可能觉得我现在就要赚差价,因为我们传统的东西就是赚差价,但是可能网上的人就说赚什么差价?汇费、提成、佣金也是收入啊,所以就说不到一起了。所以我认为目前电子商务外包给传统企业做配送,有点强扭的瓜。

  牛文文:这又是一个大课题了,实际上中国近七、八年来,中国的电子商务,尤其是B2C的电子商务非常发达,而且非常多的机会,我们知道阿里巴巴马云是这样的模式,红孩子母婴产品也是做大了,橡果国际也算,当当网也是,就是整个B2C的电子商务模式为中国传统的制造业和内需社会的到来,做了很多的准备,而他们做这个产业的时候他背后留下了巨大的空缺需要别人再来支撑他们。所以这个产业链是一环扣一环。

  陈平:是,它现在实际上有点断档的意思,就是在落地的时候有点断档,马云也想落地啊,但是一落地就可能找不到方向了。


图为星辰急便董事长陈平。

 

牛文文:它是重资产。

  陈平:对,因为你互联网是讲新经济,新经济就要有新模式,你回到老模式上肯定是风险投资也不愿意看到的事,也是这些网络精英不愿意做的事,但是现在就是说被迫做了。因为我说的是强扭的瓜,我现在感觉就是有病乱投医的感觉,他们现在有病,有什么病呢?配送我解决不了,是块心病,所以说他觉得配送解决不了,他网上交易量就受到限制,就是您说的互联网的特征受到了制约,互联网本身是开放性的,你配送是局限性的,因为你配送了又不能够满足我这种开放性和无限性,所以我网上的特征就受到了制约,互联网的特征受到制约,互联网的特征受到制约那别人还上网干什么呢?别人上网就是看你的开放性,只要你是虚拟经济的,只要你是网络经济的,只要你是电子商务的,我敢这么说,只要你做电子商务,你没有实体,我就敢这么说,那你没法做。但是现在他们为什么做的挺好呢?就是你刚才说的它是一种强压式的,我认为是强扭式的。

  牛文文:尽管效率不是那么高,但是可以做。

  陈平:目前我感觉它已经制约和障碍了电子商务在互联网上的发展,我觉得是障碍了,为什么障碍了?电子商务要求的是无限和开放的,但是你传统的这个是局限的,是有制约的,是一种封闭的,你比方说我找你邮政,邮政的网络是封闭的,我能去的地方就给你送,不能去的地方就不送了,我不能送网上订单就少了,电子商务就局限了,它是封闭的,跟电子商务不对接。所以传统的这个必须要改造,现在你不改造没法跟网络对接,你必须要用网络的语言、网络的思维、网络的理念、网络的要求来改造自己,否则永远是强扭的瓜,硬强着,再强扭下去的话可能对于互联网是一个影响。

  牛文文:我们对这个行业的业态,对行业的参与者,对行业的净化,我觉得听你讲的确是一个震撼式的,因为这个市场挺大,也很未来,但是到底怎么样塑造它大家都还不是很清楚。就是说这个行业的创业者,你因为是很早意识到这个行业来做,你觉得这个行业创业者本身他们的准备和积累,比如你做了15年,怎么还有勇气放下重新开始呢?这是怎么一个情况呢?

  陈平:实际上这个应该说确确实实两个原因吧,一个原因,我觉得我在这个行业,就是传统领域这个行业里边做了15年,我觉得我该做的好像都做完了,比方说门到门的理念我从日本引进来的,现在大家都在用,我在日本呆过3年,因为日本宅急变就是做的这个传统,所以我觉得我把这个概念引进来,现在作为中国的一种配送的行业代词,现在你要是到工商去注册,工商不给注册了,他觉得宅急送就是一个行业的代名词了,我感到很欣慰,我觉得这是一个。

  牛文文:创办了一个行业。

  陈平:对。第二个,我在这个领域里边也做到数一数二了,就是在这个领域里边,因为我们无论是收入、规模还有流程,还有我们的人才培养,应该说现在在这个物流行业里边的人50%都是宅急送出去的人,说我们是物流黄浦军校。

  牛文文:讲一讲,这个黄浦军校,就是从你创办这个行道里边出去的人,举些例子。

  陈平:但是他们自己没有创业,都是在为别人服务,就是输送了一些人才,基本上现在都是在物流行业里边当总监、副总、总经理比较多,像马云办的公司也是我们这里去的总经理,基本上都是当副总、总经理。所以我觉得这十几年来没有新的东西刺激我,我自己感觉到人生的价值可能会受到一些遗憾吧,这是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大家可能在网上也看到了,就是我开始做的是家族企业,这15年宅急送是一个家族企业,非常典型的家族企业,但是一直我想把它做成一个现代企业。所以说在公众面前觉得宅急送是一个很现代的企业,实际上宅急送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家族企业。所以当家族企业的一些矛盾,一些理想不一致的时候,因为到了一定程度了,企业大了,可能家族的一些矛盾就开始凸显出来了,就开始有一些不可调和了,所以说如果说家族企业,我是希望办家族企业,但是如果家族企业的体制影响了现代企业的发展,那我宁可做现代企业,我也要放弃家族企业,这就是我的第二个观点。

  所以在这两种情形的趋使下,我觉得第二次创业可能更适合于我未来的发展和人生的追求。

  牛文文:很痛苦吧?说到第二次创业,我们创业家杂志有一个判断,就是跟二、三十年前不一样,这一次中国的创业大潮很多都是大公司或者领先公司的中高层领导者,有商业经验的,40岁以上的人,然后有积累、有感觉,再重新开始创业。二次创业,或者叫创二代,这估计是未来几年的一个潮流,但是创二代也是很难的,下决心很难,因为你过去的平台很成功。

  陈平:是,我也归纳了一下,创二代有三种类型,一种类型就是像史玉柱这样的老总,就是因为他自己做,发生了问题,被迫他第二次创业,这是他自身的原因;第二种类型就像马云这样的,合资一年两年就掰了,他进行了第二次创业;第三种类型就是像牛根生这样的,做了十八年、二十年,最后跟别人掰了,或者被别人挤出来了。所以三种类型,因为马云他也是被挤出来的。

  牛文文:马云我不知道啊。

  陈平:马云开始做的时候中国黄页,全是他自己起家的,他做了两年半的时候跟杭州电信合资,结果合资一年别人就把他挤走了,所以他那个好在哪儿,毕竟只有两、三年的付出,我觉得那个难受劲可能好一点。

  牛文文:十几年的付出是很难受的。

  陈平:牛根生18年,我是15年啊,我说三种类型嘛,一种是自己出来,史玉柱是自己出来的,没人逼他,马云是2年逼出来的,牛根生是18年逼出来的,我是15年逼出来的,我就感觉我跟牛根生很像,心情很像。

  牛文文:这种是相当的一个内心的煎熬吧,应该很有感情。

  陈平:主要是割舍。咱们也了解牛根生,牛根生出来说我也不怕,在哪儿我也是一个印钞机,50岁我也敢创业,我就是一个印钞机。是,话我也敢这么说,大家都有这种豪情壮志,我也有,牛根生也有,但是说归说,那个难舍,难以割舍的那种心情特别难受,倒不是因为财富和地位。我一个同学跟我打电话,说我最担心的就是你现在能不能受得了,你看你现在名也没有,利也没有,你能不能受得了?我说你那么担心我干吗啊,我所有的一些财富是自己给自己的,我没有什么放不下的,自己的东西为什么放不下,别人给的可能放不下。

  牛文文:您出来的时候股权还有的,不是空身出门的。

  陈平:所以我比起马云和牛根生还是幸运的,牛根生连补偿金都没拿到,连当年的奖金都没给他,我至少还把我的股份拿出来了,我还拿了一点补偿,我的股份一块钱拿出来的,这个也是我自动放弃的。

  牛文文:那很便宜了。

  陈平:就是一块原始股出来的,原始股进去,原始股出来。

  牛文文:那你真是放下了。

  陈平:因为我想只要我能出来,多少钱无所谓,只要出来,出来是目的。

  牛文文:有时候出都出不来的。

  陈平:对,您说对了。

  牛文文:你出来的话会追杀的,当时李一男出来了,又被抓回去了,你会被抓回去吗?

图为星辰急便董事长陈平。

陈平:到时候再说(笑)

  牛文文:还有一个事,咱们今天谈的动了感情,放下了,但是面对不确定的未来,这种感情,比如说你现在是30多岁,开始的时候35岁,15年前,人是无所畏惧的,而且未来是更大的挑战和更大的召唤。现在50岁,曾经那么高的一个感觉成就,面对一个不确定的未来,我刚才说放下,放下之后是起来,你是先找着了这个定位,先准备做呢,还是说放下以后再慢慢寻找的呢?

  陈平:应该是放下以后寻找的。

  牛文文:那你苦啊,那你更苦啊。

  陈平:是。

  牛文文:这个就说你是准备好了目标,然后放弃了这个,还是说你就放弃了这个,这是不一样的,痛苦程度不一样的。

  陈平: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感受,因为我看了一下他们好像也是这样的,包括我说的马云和牛根生,因为他想做一件事,他有时候顾不了那么多,当时我就想只要我解脱了再说,我先解脱了再说。当时,一我可能想改行,因为我在高中和初中的时候学了10年的美术,而且在部队我也做了5年的摄影,完了以后当了5年的记者,所以我的文字、摄影和美术这个决定了我特想做一个广告影视公司,就是说我自己的自身的特点,所以我出来以后还真是想做这个。

  牛文文:尝试过没有?

  陈平:没有尝试,但是跟一些人聊了一下,最后尝试了一下觉得如果我要是改行的话,可能我的所有资源全部归零了,不改行呢,我这15年还可以续上,就是不管我是做宅急送还是不做宅急送,只要我在这个行业里,我15年可以给续上。

  牛文文:但是你出来以后有说你不许干这个吗?

  陈平:没有,因为我们还是兄弟之间嘛,叫君子协议嘛,毕竟还是兄弟嘛,所以说没有这些,实际上兄弟之间,家族之间还是很宽容,你只要出来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有理想你就去放飞你的理想,我觉得这点还是挺让我感动。所以我觉得尽管在财产上或者在财富上受到一些损失,我的理想能够放飞就好。我在家里休息了三个月,这三个月我主要是寻找自己下一步的定位,但是我要干事,这是定了的,因为我觉得50岁还可以干10年。

  牛文文:你比我有勇气(笑)

  陈平:你比我年轻(笑)所以我一想还是要干事,但是究竟干什么事呢?刚才我说了,有一些我喜欢的我都跟他们聊聊天,觉得重新开始的话我的这15年资源全部浪费了,我最后决定还是干这个物流这块。但是干物流干什么呢?最后我又想就像刚才我们前面讲的那些,我开始研究电子商务,在研究的过程中越研究越兴奋。

  牛文文:找这些人聊过没有?

  陈平:找过,实际上这种成熟的商业模式…

  牛文文:我是说找马云、马化腾这些的人聊过没有?

  陈平:没有,看他们的书,在家里不断搜集他们的资料,最开始搜集牛根生了,因为我想牛根生18年,我15年,我觉得牛根生跟我很同病相怜,所以我觉得牛根生4年能够东山再起,我也想4年能够东山再起,他6年可能就成形了,4年就在香港上市了,所以我开始就研究牛根生。当把牛根生研究完了以后,我觉得电子商务这块,就开始研究马云,在研究过程当中发现刚才我们聊的这些感受,所以慢慢慢慢形成一个很清晰的新的物流公司,是基于这个电子商务服务和配套的一个物流公司。所以我把它定位已经不是重资产了,我就简单说,比如说星辰急便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我就一句话,是实体经济中的淘宝网。就是说你是虚拟经济的淘宝,我是实体经济的淘宝,你在上边卖货,我在下边送货,就是这么一个公司,所有理念都跟你对接。传统的物流公司网点都是自己的,车和人都是自己的,我也学马云,我就搭一个平台,我就在实体当中搭一个平台,平台干什么?分解,完了以后你发货方我把他当作卖家,收货方我把他当作买家,让你们到我这个平台上来交易。

  牛文文:那你有点像物流公司的加盟商。

  陈平:对。

  牛文文:那更是中小的了,不是我刚才说的那些大的品牌,而是一些更小的物流领域里的一些中小的。

  陈平:我说了15年我把宅急送培养了100个职业经理人,后10年,我把星辰急便要培养100个创业者,或者是老板。我给你平台,你来创业。

  牛文文:平台企业。

  陈平:所以我说我是你们所有想当老板的催化剂,比方说我是7个人的小公司,那我肯定做不到全国这么大的一个几千个城市的派送,我做不到的,所以说你上了我这个平台就可以了,就像您刚刚说的,为什么别人现在货都可以卖,凭什么上你淘宝网、阿里巴巴呢,因为你阿里巴巴是全球性的,我只要上了我的货就可以送到全世界,我也是一样,这是一个;第二个,我也是跟互联网一样的,我提供网上平台的服务,我提供各种服务,你比方说统一电话的服务,统一保险的服务,统一理赔的服务,包括你的法律知识等等,我把你当作我的客户一样来提供一些附加值给你,你们就尽管在这里面交易,赚了多少钱都是你们的,所以说这些加盟商都是老板,都是创业者。

  牛文文:我们今天实际上向全国的中小物流商发出呼吁,我们加入到这个体系里来,加入到星辰急便来,我们一起创业。

  陈平:可以这么说。

  牛文文:这是一个多么伟大的事情啊,中国好多农村和五、六级的小城镇也有很多人有梦想,因为它是劳动力密集型的,但是他缺的是一个平台,你要为这些创业者提供平台,你那个平台必须是非常强大的。

  陈平:对,您说对了,所以我这个平台两点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是技术,一个是服务,技术一个是IT技术,一个是工程技术,所谓工程技术就是说说起来好像很简单,但是它很复杂,涉及到流程问题、签单问题、代收问题、签收问题、倒付问题,还有货物的破损、丢失、错货的甄别问题、理赔问题,这一整套流程你必须要有一个工程设计师来设计整个流程,因为在我这个平台上一天十几万的东西要分行、入库的,有的要上飞机,有的要上火车,有的今天到,有的明天到,它是一个很复杂的流程,所以这个流程我们必须要有一个很强大的工程来设计,我们就找了很多行业的,我培养的也很多,组成了这样一个班子。

  牛文文:你自己会做一个比如叫星辰的一个网站吗?

  陈平:是,我肯定要有一个,做信息交流,因为货物它的信息是要跟踪的。

  牛文文:那你跟中小的创业者股权是怎么弄法?

  陈平:跟他没有股权,就是加盟合作,就像淘宝网他是没有股权的,我马云只提供平台,所有的卖家、买家你们给我交佣金就行了。

  牛文文:还有一个问题,我知道当我们访谈完了以后,那些中小城镇的中小型的,很小型的快递企业可能得找你,这是一个好事情,我们全中国的创业者联合起来,你们这个行业的中小创业者可以联合起来,这是好事情。还有一个问题,当你放下重新开始的时候,它所需的资本和感觉,我相信从你是经历了一个非常困难的阶段,我不知道你这方面当你做这件事的时候,你是用自己的钱来做,还是你同样也说服了投资人,是怎么样一个状况?

  陈平:应该说我比牛根生幸运在哪里,我是站在他的肩膀上,就是说他们在前面已经走了,我就尽量不走他们的路,所以说我一开始就设计了一个风险资金引入的这么一个机制,因为我创办宅急送是利滚利的。

  牛文文:宅急送可以说摆手起家,一次没融过?

  陈平:融过一个就是朋友,比天使还早期,还不像是早期,就是像哥儿们看着不错投点钱。所以说这次我就有意设计了一些引进风险投资、引进经营机构的投资。

  牛文文:是不是已经引进了?

  陈平:这个都在后边等着呢,应该说我在资金上目前还不是瓶颈障碍,我觉得瓶颈障碍还是对自己的把握,因为二次创业有几种心态,一种是不服,这种心态很危险,这种心态是不能二次创业的,还有一种就是觉得不行,我以前多么辉煌,现在你看看就像我第一次找房子的时候我都感到要流泪,我说15年前我在一个黑屋子里边跟别人为了一毛钱谈来谈去,我都这么大了,我还为了一毛钱还要跟他去谈,这种心态是很失落的,觉得我过去是什么样什么样的富翁,现在我为了一毛钱跟别人扯了半天的时间,过去一毛钱在我们眼里边不当回事的,这种心态也很难受,就觉得过去怎么着,花钱不带考虑的,现在就觉得自己有种失落,这种心态很不好,就觉得社会抛弃了,别人也瞧不起了,自己再做什么事能成功吗?可能不行,别人会帮我吗?看不起你。这种心态绝对不行,你如果觉得你有什么能耐就拿出来试一试,什么都不要想了,就是拿事实说话,你早期不也是一样吗?

  牛文文:回到原点,创造未来。刚才我们发出两个呼吁,一个呼吁,物流和快递是一个蓬勃向上的行业,在这个行业里边很艰难的创业者可以团结起来,联合起来,第二个呼吁,我们创业家杂志,我刚才讲我们创办的时候就想到了创二代的概念,就是曾经在大平台上成功过一回,再回到原点重新开始,这样人的心态和心理上有很多共性的地方,我非常希望我们借这个机会也跟陈总说的一样,我们呼吁二次创业的人,创二代人一起我们来交流,我们可能在今年上半年会推出一个创二代的论坛,我们一起大家聚合一下,我相信有我们这样命运遭遇的人很多,创业者联合起来。

  好的,我们今天聊得很高兴,感谢大家,我觉得这是我们做这五期以来聊的最有感觉的一次,而且也是最有商业实用性的一次,这是一个创业的机会,是一个创业的平台,不管是中小的物流创业者,还是创二代,我们一起再联合一把。

  感谢新浪的网友,感谢大家,感谢陈总。

  陈平:谢谢。

  (本次访谈结束)



关于星晨 | 服务产品 | 招商加盟 | 员工园地 | 法律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新闻中心 | 星晨网报 | 陈平博客 | OA办公
CopyRight 2009-2010 星晨急便 Www.4006688400.Com 版权所有 北京星晨急便速递有限公司 旗下站点 京ICP备08005932号 服务热线:400-6688-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