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平——快递人生

他曾经怀揣三十万创业资金,在十余年间把公司做大到年销售额十三亿元;他也曾经历公司月亏损千万元,危机重重。赞赏他的人称他是理想主义者;而怀疑他的人指责他的激进和冒险给公司带来危机。在一年之前,他还是宅急送的执行总裁;而当我们面对他时,他又有了新的职务——星晨急便董事长。他就是被称为中国民营物流第一人的——陈平。


颠沛的青春,三十未立

陈平1959年出生于湖北天门。生于这个年代的中国人,必定要体会曲折复杂的人生。在小学、初中的时候,陈平赶上了“文化大革命”,投入到“上山下乡”浩浩荡荡的运动中去。陈总面对我们的时候感慨道:“在农村的日子里,我每天都在问自己,这就是我一辈子的生活吗?太可怕了!在那样的环境中,就是要靠身体拼生活。而我年纪小,身体弱,根本干不过人高马大的同学。在这样极其郁闷的环境里,我只有等待着机会。”

1978年恢复高考,被陈平看作是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我不知高低深浅地也去报名,报考的是中央工艺美院,因为我以前学过油画,没有怎么学习过文化课,但最后还是失败了。我开始对自己的人生产生了深深的怀疑,那段时间,我痛苦极了。”

后来,有人告诉陈平,当兵也是能够改变命运的一条道路,就这样,陈平选择了去部队。两年后,他考上了西安政治学院。人生有时真是充满了巧合:1987年,陈平离开部队,竟然被分配到曾经梦想中的学校——中央工艺美院。只不过是角色变化了,他在高校里当一个行政人员,日子非常清闲。

然而,陈平骨子里那种躁动和激情,注定了他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平稳的位子上过日子。1990年,他利用一个自费留学日本的机会,去了日本。到日本的时候,他已经快30岁了。

30岁以前,他的人生就是在这种“颠沛流离”的状态中度过的。然而一个人必须要经历这种痛苦,才能够真正认识自己,等机会真正到来的时候,他才能够把握得住。


激情创业路,四十不惑

在日本的一次舒心体验,让陈平确定了自己的创业道路。

来日本的第三个月,陈平的一个好朋友来日本采访当年的“世乒赛”,住在他当时打工的宾馆里。回国前,朋友托陈平把从国内带来的方便面、烧鸡这些食品送到大阪去。陈平听了朋友的托付有些为难:要送这样的食品包裹,得多费事啊!十几年前,他在国内邮局的经历还历历在目。当年在部队的时候,陈平曾经为了给父亲寄一双冬靴,赶几十里山路跑了三趟。每次,他都被邮局以各种各样的理由为难住了:第一次要靴子的发票,证明我不是偷的;第二次是开包检查后邮局又不负责还原,还得让我再回部队重新缝好包裹;第三次又说包装不行,得用木箱子包装。到第三个星期天,他才成功地把包裹寄出去了。当时,陈平觉得委屈极了:为了寄一双靴子,浪费了我三个休息日,来来回回走了百十里山路。

朋友托他送的是食品,在包装和送货日期上都有特殊要求,日本的邮局能做到?当他委婉提出自己的顾虑时,这位朋友当时就笑了,“哪还用去什么邮局?你把这些东西直接送到楼下的超市宅急便的服务点,告诉他们地址就行了,方便得很,根本不用自己包装。”

陈平将信将疑地到楼下超市一试,果真如此!而且价格还很便宜,仅相当于几杯饮料的钱。这件事情对陈平的冲击太强烈了,他觉得有这样的服务真是不可思议。他突然一下子意识到:“把这种城际包裹快递业务移植到中国去发展,很可能就是我一生的事业。”

四年后,陈平揣着自己在日本打工挣下的几十万块钱,回到了北京,决心把日本的“宅急便”业务改装成我自己的“宅急送”公司。他找个了二哥陈东升谈了自己的理想,兄弟两个人一拍即合,成立了“宅急送”。

陈平用30万块钱买了三辆小面包车,20万块钱作为周转资金。当时,公司也没有钱做广告,就印刷一些传单,上面介绍“宅急送”是做什么的。开业的第一个星期,陈平就在中关村附近发了整整一个星期的传单,鞋就磨破了两双。

然而,当时的中国老百姓很少有人知道,通过宅急送的服务可以获得什么样的便利。所以宅急送接到的都是诸如送孩子、换煤气罐、送烤鸭等业务。面对这些业务,陈平还是咬着牙接了下来,因为这些确实是他当时承诺的业务,要为老百姓服务。就是靠这样的努力,宅急送一点点培育了市场。

陈平就是这样,在不惑的年纪,在创业的道路上狂奔向前。截止2004年,宅急送总资产超过2亿元,员工8000名,车辆1500台,年货物周转量3200万件,年递增率超过65%,为“2003年中国成长企业百强”第4名,“2004中国最具竞争力的物流企业”。


坚守梦想,五十知天命

虽然宅急送发展良好,但是主营业务一直都是“项目物流”,也就是针对公司客户的物流项目。而其实“小件物流”,也就是针对个人客户的物流,才是陈平内心始终坚持的梦想。只不过因为中国的个人业务一直欠发达,宅急送才把公司业务作为主营方向。但在2007年初,陈平意识到他渴望以久的市场已经成熟了,尤其是电子商务市场的兴起使B2C领域的物流业务迅速崛起,作为这个产业中积蓄时间最久、最有经验的领袖企业,他怎么能忍受自己错失这一时机呢?

恰恰此时,美国华平投资集团找上门来,华平投资答应次年7月向宅急送投资3亿元人民币,据陈平透露,双方谈判的价格一度高达每股6.8元。资本带来的信心使陈平原本跃跃欲试的心变得更像是脱缰的野马,“未来有一天变成13亿人都需要宅急送,那是多么大的市场啊。”陈平曾无数次畅想。

对于宅急送来说,这是一次大胆的、野心勃勃的尝试。支持小件物流业务最关键的要素是扩张并密布网点,这样宅急送才有可能向更广阔、更偏远的地区递送任何物品,短短半年时间,宅急送在全国建网点近3000个,新增300辆地面物流班车,新包租航空线路200多条,新招小件操作人员6000多名。这种速度确实很疯狂。在完成这一轮的战略调整后,2007年宅急送人数为9000多,到了2008年9月,员工总数已达21000多人。这是一次不计成本的高速扩张,它像浪潮一样席卷了宅急送的每个角落,力度和决心远远大过宅急送的任何一次改革。

然而野心和凶险是一对孪生兄弟,他们永远如影随形。就当陈平感觉已离梦想越来越近时,形势急转直下。2008年9月,美国次贷危机全面暴发。华平宣告放弃投资。而当这个一度在陈平背后最有力的推手突然撤出时,宅急送的战略转型已势成骑虎:在过去的两年里,为了搭建小件物流基础,宅急送先后投资了近2亿人民币,这些重金铺出去的网接下来该何去何从?此时,雪上加霜的是随着金融危机在资本市场进一步扩张,宅急送一直试图完成的上市计划已几近搁浅。转型战略完全打乱了宅急送过往的发展节奏,2008年其营业收入仅比2007年增加7%,远远低于过去十几年一直保持的40%以上的增幅。如果继续转型策略,谁来承担2009年经济状况可能恶化情况下的巨大的不确定性?如果收缩甚至放弃转型,过去两年的巨大损失如何弥补?这个进退两难的尴尬局面使董事会内部的矛盾变得空前激烈:在转型方面此前持保守、犹疑态度的陈东升开始质疑陈平的转型策略,这很快成为这个家族性的董事会最强有力的、一致的声音。先后创建了嘉德拍卖、泰康人寿的陈东升,长于宏观形势研究,经营作风一贯稳健。在2008年8月份的一次经营会议上陈东升公开表示,随着金融危机影响的扩散,宅急送必须进行战略调整,稳健过冬。但已经意识到巨大凶险的陈东升再也不能等待了。2008年9月,宅急送激进的转型举措陷于停滞。陈平意识到自己应该离开了。

然而陈平始终不能放弃自己的梦想——把便捷的快递服务带给中国。他把自己在宅急送的股份全部兑现,按照自己的设想,成立了一家专门为B2C搭建平台的快递公司——星晨急便。在这个新的公司里,他拒绝了家族股东,他将49%的股权给了与他一起创业的管理层及其他股东。星晨急便的主要业务正是陈平十几年来一直主张的门对门的小件快递业务,那是一个老百姓的市场,他坚信前景将无限广阔。现在他的主攻阵地是电子商务市场,他说没有人会比他更懂如何将互联网与快递业务无缝对接起来。新的激情使这个曾经失落、伤心的中年人几乎焕然一新。他收起了曾经在宅急送办公室里摆满的各种奖状、奖杯、荣誉证书和锦旗,那些曾经记录他荣耀的一切现在正静静地躺在地下室的箱子里,“那些已经是过去了”,他现在在乎的、要搏的是未来。

50岁的陈平,似乎已知他的天命——快递人生。

 

关于星晨 | 服务产品 | 招商加盟 | 员工园地 | 法律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新闻中心 | 星晨网报 | 陈平博客 | OA办公
CopyRight 2009-2010 星晨急便 Www.4006688400.Com 版权所有 北京星晨急便速递有限公司 旗下站点 京ICP备08005932号 服务热线:400-6688-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