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星晨急便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请输入您要查询的10位数运单号码,可同时查询10个,回车分隔单号,如:1000943589

主 页 网上下单 网点查询 收派范围查询 价格查询 运单查询 投 诉 理 赔 服务产品 关于我们
当前选择:星晨急便>>>详细内容

中国创二代的三种类型
添加日期:2009-4-10 点击:1057
  

牛文文:它是重资产。

  陈平:对,因为你互联网是讲新经济,新经济就要有新模式,你回到老模式上肯定是风险投资也不愿意看到的事,也是这些网络精英不愿意做的事,但是现在就是说被迫做了。因为我说的是强扭的瓜,我现在感觉就是有病乱投医的感觉,他们现在有病,有什么病呢?配送我解决不了,是块心病,所以说他觉得配送解决不了,他网上交易量就受到限制,就是您说的互联网的特征受到了制约,互联网本身是开放性的,你配送是局限性的,因为你配送了又不能够满足我这种开放性和无限性,所以我网上的特征就受到了制约,互联网的特征受到制约,互联网的特征受到制约那别人还上网干什么呢?别人上网就是看你的开放性,只要你是虚拟经济的,只要你是网络经济的,只要你是电子商务的,我敢这么说,只要你做电子商务,你没有实体,我就敢这么说,那你没法做。但是现在他们为什么做的挺好呢?就是你刚才说的它是一种强压式的,我认为是强扭式的。

  牛文文:尽管效率不是那么高,但是可以做。

  陈平:目前我感觉它已经制约和障碍了电子商务在互联网上的发展,我觉得是障碍了,为什么障碍了?电子商务要求的是无限和开放的,但是你传统的这个是局限的,是有制约的,是一种封闭的,你比方说我找你邮政,邮政的网络是封闭的,我能去的地方就给你送,不能去的地方就不送了,我不能送网上订单就少了,电子商务就局限了,它是封闭的,跟电子商务不对接。所以传统的这个必须要改造,现在你不改造没法跟网络对接,你必须要用网络的语言、网络的思维、网络的理念、网络的要求来改造自己,否则永远是强扭的瓜,硬强着,再强扭下去的话可能对于互联网是一个影响。

  牛文文:我们对这个行业的业态,对行业的参与者,对行业的净化,我觉得听你讲的确是一个震撼式的,因为这个市场挺大,也很未来,但是到底怎么样塑造它大家都还不是很清楚。就是说这个行业的创业者,你因为是很早意识到这个行业来做,你觉得这个行业创业者本身他们的准备和积累,比如你做了15年,怎么还有勇气放下重新开始呢?这是怎么一个情况呢?

  陈平:实际上这个应该说确确实实两个原因吧,一个原因,我觉得我在这个行业,就是传统领域这个行业里边做了15年,我觉得我该做的好像都做完了,比方说门到门的理念我从日本引进来的,现在大家都在用,我在日本呆过3年,因为日本宅急变就是做的这个传统,所以我觉得我把这个概念引进来,现在作为中国的一种配送的行业代词,现在你要是到工商去注册,工商不给注册了,他觉得宅急送就是一个行业的代名词了,我感到很欣慰,我觉得这是一个。

  牛文文:创办了一个行业。

  陈平:对。第二个,我在这个领域里边也做到数一数二了,就是在这个领域里边,因为我们无论是收入、规模还有流程,还有我们的人才培养,应该说现在在这个物流行业里边的人50%都是宅急送出去的人,说我们是物流黄浦军校。

  牛文文:讲一讲,这个黄浦军校,就是从你创办这个行道里边出去的人,举些例子。

  陈平:但是他们自己没有创业,都是在为别人服务,就是输送了一些人才,基本上现在都是在物流行业里边当总监、副总、总经理比较多,像马云办的公司也是我们这里去的总经理,基本上都是当副总、总经理。所以我觉得这十几年来没有新的东西刺激我,我自己感觉到人生的价值可能会受到一些遗憾吧,这是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大家可能在网上也看到了,就是我开始做的是家族企业,这15年宅急送是一个家族企业,非常典型的家族企业,但是一直我想把它做成一个现代企业。所以说在公众面前觉得宅急送是一个很现代的企业,实际上宅急送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家族企业。所以当家族企业的一些矛盾,一些理想不一致的时候,因为到了一定程度了,企业大了,可能家族的一些矛盾就开始凸显出来了,就开始有一些不可调和了,所以说如果说家族企业,我是希望办家族企业,但是如果家族企业的体制影响了现代企业的发展,那我宁可做现代企业,我也要放弃家族企业,这就是我的第二个观点。

  所以在这两种情形的趋使下,我觉得第二次创业可能更适合于我未来的发展和人生的追求。

  牛文文:很痛苦吧?说到第二次创业,我们创业家杂志有一个判断,就是跟二、三十年前不一样,这一次中国的创业大潮很多都是大公司或者领先公司的中高层领导者,有商业经验的,40岁以上的人,然后有积累、有感觉,再重新开始创业。二次创业,或者叫创二代,这估计是未来几年的一个潮流,但是创二代也是很难的,下决心很难,因为你过去的平台很成功。

  陈平:是,我也归纳了一下,创二代有三种类型,一种类型就是像史玉柱这样的老总,就是因为他自己做,发生了问题,被迫他第二次创业,这是他自身的原因;第二种类型就像马云这样的,合资一年两年就掰了,他进行了第二次创业;第三种类型就是像牛根生这样的,做了十八年、二十年,最后跟别人掰了,或者被别人挤出来了。所以三种类型,因为马云他也是被挤出来的。

  牛文文:马云我不知道啊。

  陈平:马云开始做的时候中国黄页,全是他自己起家的,他做了两年半的时候跟杭州电信合资,结果合资一年别人就把他挤走了,所以他那个好在哪儿,毕竟只有两、三年的付出,我觉得那个难受劲可能好一点。

  牛文文:十几年的付出是很难受的。

  陈平:牛根生18年,我是15年啊,我说三种类型嘛,一种是自己出来,史玉柱是自己出来的,没人逼他,马云是2年逼出来的,牛根生是18年逼出来的,我是15年逼出来的,我就感觉我跟牛根生很像,心情很像。

  牛文文:这种是相当的一个内心的煎熬吧,应该很有感情。

  陈平:主要是割舍。咱们也了解牛根生,牛根生出来说我也不怕,在哪儿我也是一个印钞机,50岁我也敢创业,我就是一个印钞机。是,话我也敢这么说,大家都有这种豪情壮志,我也有,牛根生也有,但是说归说,那个难舍,难以割舍的那种心情特别难受,倒不是因为财富和地位。我一个同学跟我打电话,说我最担心的就是你现在能不能受得了,你看你现在名也没有,利也没有,你能不能受得了?我说你那么担心我干吗啊,我所有的一些财富是自己给自己的,我没有什么放不下的,自己的东西为什么放不下,别人给的可能放不下。

  牛文文:您出来的时候股权还有的,不是空身出门的。

  陈平:所以我比起马云和牛根生还是幸运的,牛根生连补偿金都没拿到,连当年的奖金都没给他,我至少还把我的股份拿出来了,我还拿了一点补偿,我的股份一块钱拿出来的,这个也是我自动放弃的。

  牛文文:那很便宜了。

  陈平:就是一块原始股出来的,原始股进去,原始股出来。

  牛文文:那你真是放下了。

  陈平:因为我想只要我能出来,多少钱无所谓,只要出来,出来是目的。

  牛文文:有时候出都出不来的。

  陈平:对,您说对了。

  牛文文:你出来的话会追杀的,当时李一男出来了,又被抓回去了,你会被抓回去吗?

打印快递文章】【关闭该页文章
关于星晨 | 服务产品 | 招商加盟 | 员工园地 | 法律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新闻中心 | 星晨网报 | 陈平博客 | OA办公
CopyRight 2009-2010 星晨急便 Www.4006688400.Com 版权所有 北京星晨急便速递有限公司 旗下站点 京ICP备10009266号 服务热线:400-6688-400